博客主页 😀
标签

真实事件

下的文章

Count:

计 4 篇
阿美的故事(一)
分类: 故事专区
简介:背景离乡,独自一人生活的阿美阿美  阿美,一个普通的人,阿美从小学习成绩就很好,长着细长的眉毛,小巧的嘴巴,有一双向珍珠一样亮的眼睛,以前,我们那里的人,都叫她洋娃娃,可是阿美的家庭并不幸福,阿美是单亲家庭,跟着父亲一起生活,是我的邻居,早些年,听村里的老人讲,阿美的妈妈是跟着别人去外面打工,然后被别人骗走,骗到哪里不知道,总之就是没有再回来过,她的家里不算富裕,父亲自母亲走后,就没有再娶过其他的人,时间过的飞快,阿美慢慢的上了初中,我和她是同班同学,经常放学一起回家,阿美总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似乎总是不会生气,性格软软的,甚是可爱,我们经常骑自行车路过充满油菜花的白油马路,蜜蜂,小鸟,蝴蝶,鸟语花香,路过池塘,鱼群小跃,荷花盛放,小水珠在荷叶上,像发光的珍珠,就像她的眼睛,甚是清亮。阿美的转折  这一天是周五,我们像往常一样,骑自行车回家,我们都很高兴,路上有说有笑,似乎一天的学习疲惫在那一刻都显得十分渺小,周杰伦,飞轮海,按键式手机,蓝牙互传文件,总是在这条只有两点几公里的白油路上成为我们常常谈论的话题,阿美的手机突然响了,她停下自行车,接起电话,我见到她抿嘴一下,原来是他爸爸在工地上班的时候从5楼摔下去了,阿美神色紧张,我跟着表情凝重,我们加快了脚步,往回家的方向骑去。夜里,我听到院子外面的路上有人开着汽车往阿美家的方向走,我跟着走过去,却看到几个人从车里抬出阿美爸爸的尸体,我有点害怕,邻居纷纷都走过去,我看到阿美撕心裂肺的哭,心里很难受,我也知道他爸爸已经走了,第二天,阿妹家吹响唢呐,办起了丧事,亲朋好友,全部都过去吃饭,我看着阿美憔悴的脸,知道她一夜没睡,她看着我说:“快去坐着,等下吃饭啦” 是的,她从来不想让别人看到她无助,从来不想让别人觉得她可怜,即使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我告诉她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用太过于伤心了。  自那之后,阿美没有怎么来过学校,初3的学习很紧张,老师让我多次去她家找她,汇报情况,但是阿美怎么也不肯开门,我心想她可能太伤心了,直到有一天,她很开心的出现在我的面前,跟着我一起去了学校,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一样,我问她最近一段时间怎么样,她轻轻点头:“还行”。我也知道,她似乎走出了这样的事情,也很高兴。但又似乎觉得她好像少了很多快乐,他爸爸对她很好,很宠她,什么都愿意为她而做,是个很好的父亲,阿美肯定是心里还有心结没有打开,虽然我这样想,但是我也没有鼓起勇气去细问她,实际上,她整个人也变得消瘦了很多,我还是比较担心她的,三年的初中生活总是这么的快啊,一晃就过来,我后来高中去了其他的学校,而原来的老房子都已经拆迁了,阿美仿佛就消失在了我的生活里,虽然我中途有打过她的电话,但是基本上都没有联系上,QQ也没有见她怎么上过,仿佛我的生活中,就没有出现过她。叙旧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我都出来工作了,某年的一天,我联系上了阿美,我得知她的电话号码后,加了她的微信,那个时候大家也刚刚开始有用微信,她发来一个“hi,最近在干嘛”于是我们聊了起来,我问她你这么多年都在哪里去混了,她只是轻描淡写的说 我去很多地方,去云南看杨丽萍的月亮宫和我工作认识的人一起骑行川藏线,去露营,去换发心情,去找我想要的自己,我犹豫了很久才说话:“那你现在已经回来了?在小镇上?”她回答说:“是”当天晚上,我们约在熟悉的奶茶店,她穿着海蓝色的长裙,一头乌黑顺滑的头发,涂着淡淡的口红,傍晚的余光洒在她的全身,又熟悉又不熟悉,我们一起叙旧,她说她遇到了好多好人,好多坏人,好多奇怪温暖的人,我察觉到她的眼神没有以前那么清亮了,但他依然好看,就像我以前说的那样好看,她的口音变化比较大,仿佛夹杂着很多地方的口音,整个人开朗了很多,性格也变得成熟了,没有以前那么天真的感觉了。阿美的经历  她说她在川藏线遇到了一个男孩,是他的男朋友,他叫小南,我心里比较五味杂陈,实际上我有好多的事情想要给她说,想告诉她我的近况,我的工作,我身边的一切,但是现在的阿美不太在意又或者不太想听我诉说,小南给了她很多的关爱,知道她从小缺少很多爱,小南一直都陪在她身边,每天小南会来接她下班,他们总是有空就在一起,她说,她很爱他,她把小南比喻为山泉,温柔、坚强、轻甜,他们本该很好,小南还说,要带阿美见父母,说道这里,阿美有一点泛着泪光,她说后来小南开始自己创业就觉得他好像不太喜欢自己了,原来当时阿美在公司里面做文职前台工作,也有了点积蓄,两人相识后,小南经常让阿美打钱给他,说是自己在做某某事业,需要钱一类的,阿美没有多想,觉得都是为了两个人以后的生活而行动,于是每次都答应了小南的请求,但小南太过于频繁需要钱,引起了阿美的怀疑,同时期阿美也发现在小南的出租屋里的蛛丝马迹,小南出轨被实锤,阿美问过他,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可是小南也没有给予阿美回复,甚至还因为气急败坏而辱骂阿美,阿美说他甚至没有一个解释,哪怕是骗她也好,况且小南还对阿美造成了很多伤害,阿美交不起房租了,小南无动于衷,仿佛以前他们两个的甜蜜都从来没有发生过,这让阿美难以面对,难以相信,阿美只能寄宿在同事的家里,那段时间有几个像样的同事也算是一种幸运,实际上另一个女生也都是被小南骗了,估计也不止他们两位女生,阿美心里心难过,就找到了小南的一些朋友,问了问情况说,小南是在做酒托接单后勤一类的,自己开了个所谓的工作室,然后他的那个工作室被端了,之前的同事也被抓去教育,虽然他们没有获利,但是小南确实也没有配合警察调查,而他不敢回去,自己又在外面租房,到处管别人借钱,还去骗那些女生,实际上,很早他的一些朋友就知道了,阿美还和小南在一起时,大家都一起吃饭喝酒唱歌的人,但是基本上都没有人给阿美说过一些什么事情,阿美一直是受害者,蒙在谷底,阿美最后心灰意冷,她还是和小南分手了,不想在继续下去,当天晚上,她一个人走在大马路上,哭哭啼啼,好心路人问她发生什么事了,但是她居然无法开口,不知道从何说起,实际上,我心里也在想,为什么他就不打给我电话呢,阿美并不是不想,而是觉得她应该可以独自面对一些事情,有些时候一个人的倔强和尊严就是夹杂在一起的。    阿美说,她那段时间小小抑郁,天天吃药,心里总是空空的,空荡荡的房间,没有人给她说话,她想来离开家也很久了,最终阿美离开了那座城市,开始了另一段新的生活,她告诉我,最近几年工作压力也大,偶尔也会去散心,小南现在已经不会对她造成影响,因为她只是阿美生活的一部分,我告诉她,现在我们周围的同学好多都结婚了,就我们现在还单着,阿美奇怪的瞥了一眼我,说道:“我现在也想通了,没必要这么早执行这些主线任务,实际上,自己开心快乐,自己选择生活才是王道”,我问了问她,你之后又去了哪里,她说她在酒吧做过服务生,去厨房后厨做过切菜的,也做过很多像样的工作,但是她的心里始终没有得到一个安稳,她说可能她还是要这样飘着,不知道多久才能走上好的道路,实际上,当年我们两个都差不多,都是慢慢的飘着,阿美可能就是心里住着一个自由的灵魂吧,虽然她现在经历了这么多,但是依然没有磨灭对向往好的生活的渴望。 (未完待续)
被父母抛弃的孩子,我的奶奶是鸡头
分类: 故事专区
简介:  小杨的家在我们村子最边上的白油马路大道旁,那周围都光秃秃的,就只有几家理发店,然后就是一家幼儿园,接着就是各类型的厂房,走在那边的时候,总是有一股比较汗臭的味道,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工业排放气体的味道,我大概从小学幼儿园就认识她了,那个时候的她和我现在看到的她除了长高,长胖了点,脸型变了以外,没啥变化,特别是一头乌黑的头发,扎着高马尾,永远都是这个发型,她给我一种很像那种社会大姐大的感觉,很仗义,又很脆弱,敏感,我听周围的人说,她是被她亲身父母扔下的,丟在马路旁边,成都不下雪,但是也是寒天冻地的十二月,刺骨的寒风挂在她脆弱的身体上,还好年龄小,不记得,但是她解释说,她是亲身父母卖给现在这个奶奶的,当时年龄小,不懂得,然后父母从那天过后就再也没有回来看过她,长大了,她才明白,实际上父母根本不会回来,因为当时这位奶奶,没办法生育,又想要孩子,于是阴差阳错的就认识了小杨的父母,就进行了交易,搁在现在早就被抓了,但是,当时也是怕,所以对外说都是捡到的,当了一盘大好人。   根据小杨的回忆,她说她奶奶刚开始对她其实还是挺好的,但是她记得住奶奶对她的好,也记得住奶奶对她的坏,这里是她想要逃离的地方,又是她需要遮风避雨的地方,实际上,矛盾总是围绕着她,她从小和班里其他的同学不太一样,性格方面既是孤独的,又是开朗的,形成了多种类型的人格,性格,她回忆说,她奶奶以前经常化妆,浓妆艳抹的,开了一家所谓的理发店,但是都是一些男顾客来剪头发,剪完头发,或者是直接过来,就找她奶奶问某某美女来没来,某某还在接单一类的么,小杨自然是知道他们来干嘛的,也不会多问,觉得很正常一类的,一般就会把他们带到其他的房间里面去,懂得都懂,然后呢,小杨本以为不影响自己的学习就行了,但是她比较天真,实际上还是慢慢的影响了她的性格一类的,她变得比较暴躁,不喜欢和男生多聊一句话,甚至开始讨厌男孩子,她说,有些小姐在店里面根本就是被挨打一类的,那个男的不高兴了,就破口大骂一类的,因为她奶奶比较担心被举报,可能也会有一些打关系一类的做法吧,她说有些姐姐在房间里面就听得到被打骂的声音,然后出来也是哭哭啼啼的,那些男的觉得好像很正常一样,但是在小杨的眼里,他们可能真的不能称作是人吧。小杨把他们写作读作它们,把男人称作脓包,我想在她心里面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吧。   实际上,发生比较重大转折的其实不是这些东西,而是她奶奶叫她在外面去认识一些漂亮点的姑娘,然后诱骗她们来这边上班一类的,小杨其实反抗过,但是都会被她奶奶打,叫她别张扬,叫她忍气吞声的说什么做什么,小杨每次都会想起她父母,但在这种地方,怕是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基本上也断了让她逃走的机会,奶奶有些时候很过分,会让她去接客,还会给她灌输一些龌龊的道理,比如说,女人读书没什么用一类的,到头来还是嫁人,你不如现在就在这个店里搞,搞会了就让她来带这些姐姐,诸如此类的,小杨的三观其实挺正的,基本上不会答应,有一次一个男的非要来点她,店里的姐妹都在起哄说,就让她去,小杨心里很难过,都没有人愿意帮自己说话,她被他们推进房间里去,那个男的就来摸她,她反抗,告诉那个男的叫他别这样,说放她走,让她出去,那个男的见状,付了钱的心里不舒服,就直接出去举报了她们,后来也是被她奶奶处理了下来,然后回来又打她骂她。   有一次小杨被打的很怕,她不敢在反抗,那次就带了两个姑娘回来嘛,奶奶也很聪明,就安排了住宿,在征得他们要在这里上班过后,就把他们关在房间里面,然后就会去接客,那些姑娘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以为只是来理发店上班一类的,给别人剪头发或者是学点东西一类的,但实际上,这就是一个火坑,奶奶还会让小杨去扮演笑脸,她去扮演恶人,来去来去给那些骗过来的人洗脑,久而久之就基本上听话了,有些姑娘尝到了甜头(指拿到些钱),就接着干,有些不愿意这样的可能就反抗,但是基本上都会被打,那段时间理发店都是哭哭啼啼的就很老火,小杨也在那个时间段不怎么来学校了,她已经学不进去东西了,那段时间她也不想回家,就老是在外面去混,跟着别人去酒吧跳舞,去商城买东西,然后也会跟比人打架。  小杨说,有个女孩子死活不愿意,她奶奶软磨硬抗都不管用,他们就找来两个男的就直接把她往死里打,然后其中一个男的觉得不解气,就直接把那个女孩子强奸了,还闹到了派出所一类的地方,但小杨还是没有勇气去帮别人说些什么, 她还是自己管着自己,后来她奶奶也是假装对别人很好,照顾别人一类的,让别人留下来,实际上是怕那个女孩子到处去说,这个时候其实当地一些比较有关系的人都会去他们家所谓的理发店,其实上她奶奶也不会很怕这些,来来去去的很多姑娘吧,都是被她奶奶骗着骗着上班,然后开始这样的工作,小杨有时候也会想,如果她正直一点,她勇敢一点,也许结果会不一样吧。  店里还有一个叫小优的女孩子,也是读过几天书就出来上班了,到了小杨的理发店,他们都很喜欢这个女孩子,干干净净,眼睛大大的像洋娃娃,虽然穿着很土气,但是气质还是掩盖不了的,好多男的来了就会去点她,她当时也是处于不敢反抗吧,然后就随了别人的愿,后来这个女孩子又抽烟,喝酒,吸毒样样都沾,都是被这些男的骗到去玩,去耍 ,自己心智又不太成熟,就导致变成这样的人。  小杨的奶奶现在已经死了,被汽车撞死的,她想念奶奶对她的好,又无法忘记奶奶对她做的种种无理由,就像一场闹剧一样,慢慢的刻在她的心里面,那个理发店,多少女孩子一半的青春都留在里面,多少小杨见到的事情都深深的飘在她的身边,就因为她知道这样不行,知道这样是错误的,所以心里才会充满罪恶感,如今她将奶奶的死看做是一种惩罚,但是她心里承受的伤痛,可能无法被治愈。  我们有些时候看似开心,实际上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小杨因为骗别人而充满的罪恶感将伴随她这一辈子都无法被消除,而那些自甘堕落的女孩子,也不会有很好的结果,始终命运都会让你在某一刻付出该有的代价!
故事专区介绍-导读(文章快捷导航)
分类: 故事专区
简介:开放这个专区的目的是想把以前小时候或者在我成长阶段听到的真人真事重新呈现出来,有些事是好的事情,有些则不那么如意,希望阅读者在看到这些故事的时候,会给自己生活中一点提示,起到参考作用,不要步入故事主角的后尘,相反,好的东西,我们都应该学习,不管是怎么样的事情,我们也一定要有一份自己见解,如何看待,如何理解!
小刚家的事(一)我始终想不明白,我当时看到的到底是什么
分类: 故事专区
简介:我儿时有一个玩伴,他叫小刚,从小就很体弱多病,然后家里经济条件也不好,以至于每次每次他的想法都很成熟,小刚从小胆子就很大,是我们几个娃娃里面胆子最大的一个,他带着我们去别人的院子背后偷葡萄,带着我们自制小网去抓鱼,有一年的夏天,我们几个娃娃很无聊,本来前几天在农田里面搭的一个帐篷被农田的主人发现然后被拆掉了,本来那个帐篷,是我们放学后相约写作业的地方,后来没有办法,我们就去小刚的家里玩了。 正下的阳光太毒了,晒在皮肤上面很烫,那个时候,在我的老家农村的房子都是属于一栋一栋的平房,还没有建太高,楼房最多就2层,所以给人一种很空旷的感觉,我们走到外面都会感觉眼睛都睁不开,要用手挡住阳光,小刚叫我们去他的家里玩盖头摸,我们几个朋友欣然同意,盖头摸是拿一个可以盖住脑袋的有点像古人结婚的盖头,但是要长很多,就是一个人顶在脑袋上,然后其他人慢慢远离,不发出声音,让他来摸我们,有些地方这个游戏叫瞎子摸痰盂,有的地方用红领巾蒙住眼睛,我们用布包住头,于是乎,在吃完各种水果零食的时候,我们就开始玩起来盖头摸,小刚家里比较穷,但是他奶奶从外面捡了很多可以用的家具,虽然残破不堪,但也勉勉强强,我看看其中的一些地方,心里早就有了躲避的去处,其中一个小朋友,就开始倒数,我们就开始去藏起来,那个小朋友转过来,就开始到处摸,一下,两下,三下,都没有摸中,可能是因为这间屋子有点黑吧,光线不太充足,反正经过了各种努力,那个人最终摸到了我,所以就该我蒙上头套去摸他们,小刚过来帮我套上了头套,然后我一瞬间感觉周围好黑,就是那种只有一点点缝隙在眼皮子底下的感觉,但是也能看到下面一小块儿地皮,然后我就开始摸,因为上个小朋友在客厅摸,客厅挺大,我们已经差不多记住了,所以这次我玩的时候,大家都撤离了很远,有的到了旁边的屋子(听声音很像)客厅有两个人,反正房间里面也有两个,我就慢慢摸索着走过去抓他们,慢慢开始用脚或者手去抓,就在我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我突然透过了我微微下搭的眼睛,看到了一双鞋子,准确来说是一双站立姿态的脚,这双脚呈合并的姿势站立的,由于我实在睁大了眼睛也看不到他上面,所以我就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刚好撞到后面的小刚,我就顺手抓住了他,他帮我把头套拿开,我下意识的去看刚才看到脚的方向,然后什么都没有看到,后来我把这个事情告诉了小刚,小刚说,我撞到他之前,就一直愣在原地发呆,然后猛的退后几步才撞到了他,因为我太过于确定了,所以才告诉他们这件事情,很明显,那双脚并不是我们当中的小朋友的,因为大夏天,我们穿着的都是凉鞋,而我看到的那双脚,穿着一种刺绣布鞋,我现在还能记得住,上面有红色的小花有花枝和金色的藤蔓,那个“人”的衣服很长,到了脚背上面一点点,衣服下面我还记得有一片金色的刺绣,然后上面一节是蓝黑色的,就像是穿着古装,双脚并拢站在原地的感觉,至此之后,我们再也没在小刚的家里玩儿过这类游戏。 后来我读了初中,听大人们摆龙门阵,就听到了小刚家的事情,在很早的时候,小刚爷爷那个年代都很穷,饿得吃树皮,但是小刚爷爷当时是有两块儿大土地,养了鸡鸭卖钱,也有点小钱过日子,他爷爷取了两个老婆,一个是现在的奶奶,那时候农村的小台戏很流行,挨家挨户吃了饭没事就摆龙门阵,看这种小台戏,包括简陋的皮影戏,或是周围村里唱山歌的那种小节目一类的,另一个老婆就是当时一个戏班子给她爷爷说的,那个女的本来是有男人的,但是后来因为某种原因吧,就不想跟原来的男的在一起,就跟了小刚的爷爷,后来原来的男人找上门来要钱,说那个女的没有跟他断清楚关系,反正每次就因为要钱一类的,因为那个男的是个赌鬼,可能他爷爷很爱这个女的吧,每次就给那个男的钱,好让他快点走,再后来就是那个女的也被逼死了,爷爷也是得了重病去世了,小刚出生的时候就没有见过他爷爷,只是和奶奶一起生活,父母也在深圳打工一类的,我当时听到他们摆这个龙门阵的时候,我就想起以前那次事情,如果我真要信的话,我只能说可能那个女的一直舍不得离开这个地方吧!当然他们摆的小刚家的事情,太多了,还不关乎于这件事情,小刚那几年都很弱多病,莫名其妙高烧,我觉得就可能是他们这栋老宅院有问题!
博客主页 小鹿生活志 分享、阅读、积累 百度统计
蜀ICP备2022014157号-1 本站已运行 222 天 19 小时 25 分 自豪地使用 Typecho 建站,并搭配 MyDiary 主题 Copyright © 2022 ~ 2022. 小鹿生活志 All rights reserved.
历史足迹
分类目录
  • 日常随笔
  • 转载文章
  • 工作小记
  • 游戏人生
  • 故事专区
  • 相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