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主页 😀
标签

农村女性

下的文章

Count:

计 2 篇
被父母抛弃的孩子,我的奶奶是鸡头
分类: 故事专区
简介:  小杨的家在我们村子最边上的白油马路大道旁,那周围都光秃秃的,就只有几家理发店,然后就是一家幼儿园,接着就是各类型的厂房,走在那边的时候,总是有一股比较汗臭的味道,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工业排放气体的味道,我大概从小学幼儿园就认识她了,那个时候的她和我现在看到的她除了长高,长胖了点,脸型变了以外,没啥变化,特别是一头乌黑的头发,扎着高马尾,永远都是这个发型,她给我一种很像那种社会大姐大的感觉,很仗义,又很脆弱,敏感,我听周围的人说,她是被她亲身父母扔下的,丟在马路旁边,成都不下雪,但是也是寒天冻地的十二月,刺骨的寒风挂在她脆弱的身体上,还好年龄小,不记得,但是她解释说,她是亲身父母卖给现在这个奶奶的,当时年龄小,不懂得,然后父母从那天过后就再也没有回来看过她,长大了,她才明白,实际上父母根本不会回来,因为当时这位奶奶,没办法生育,又想要孩子,于是阴差阳错的就认识了小杨的父母,就进行了交易,搁在现在早就被抓了,但是,当时也是怕,所以对外说都是捡到的,当了一盘大好人。   根据小杨的回忆,她说她奶奶刚开始对她其实还是挺好的,但是她记得住奶奶对她的好,也记得住奶奶对她的坏,这里是她想要逃离的地方,又是她需要遮风避雨的地方,实际上,矛盾总是围绕着她,她从小和班里其他的同学不太一样,性格方面既是孤独的,又是开朗的,形成了多种类型的人格,性格,她回忆说,她奶奶以前经常化妆,浓妆艳抹的,开了一家所谓的理发店,但是都是一些男顾客来剪头发,剪完头发,或者是直接过来,就找她奶奶问某某美女来没来,某某还在接单一类的么,小杨自然是知道他们来干嘛的,也不会多问,觉得很正常一类的,一般就会把他们带到其他的房间里面去,懂得都懂,然后呢,小杨本以为不影响自己的学习就行了,但是她比较天真,实际上还是慢慢的影响了她的性格一类的,她变得比较暴躁,不喜欢和男生多聊一句话,甚至开始讨厌男孩子,她说,有些小姐在店里面根本就是被挨打一类的,那个男的不高兴了,就破口大骂一类的,因为她奶奶比较担心被举报,可能也会有一些打关系一类的做法吧,她说有些姐姐在房间里面就听得到被打骂的声音,然后出来也是哭哭啼啼的,那些男的觉得好像很正常一样,但是在小杨的眼里,他们可能真的不能称作是人吧。小杨把他们写作读作它们,把男人称作脓包,我想在她心里面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吧。   实际上,发生比较重大转折的其实不是这些东西,而是她奶奶叫她在外面去认识一些漂亮点的姑娘,然后诱骗她们来这边上班一类的,小杨其实反抗过,但是都会被她奶奶打,叫她别张扬,叫她忍气吞声的说什么做什么,小杨每次都会想起她父母,但在这种地方,怕是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基本上也断了让她逃走的机会,奶奶有些时候很过分,会让她去接客,还会给她灌输一些龌龊的道理,比如说,女人读书没什么用一类的,到头来还是嫁人,你不如现在就在这个店里搞,搞会了就让她来带这些姐姐,诸如此类的,小杨的三观其实挺正的,基本上不会答应,有一次一个男的非要来点她,店里的姐妹都在起哄说,就让她去,小杨心里很难过,都没有人愿意帮自己说话,她被他们推进房间里去,那个男的就来摸她,她反抗,告诉那个男的叫他别这样,说放她走,让她出去,那个男的见状,付了钱的心里不舒服,就直接出去举报了她们,后来也是被她奶奶处理了下来,然后回来又打她骂她。   有一次小杨被打的很怕,她不敢在反抗,那次就带了两个姑娘回来嘛,奶奶也很聪明,就安排了住宿,在征得他们要在这里上班过后,就把他们关在房间里面,然后就会去接客,那些姑娘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以为只是来理发店上班一类的,给别人剪头发或者是学点东西一类的,但实际上,这就是一个火坑,奶奶还会让小杨去扮演笑脸,她去扮演恶人,来去来去给那些骗过来的人洗脑,久而久之就基本上听话了,有些姑娘尝到了甜头(指拿到些钱),就接着干,有些不愿意这样的可能就反抗,但是基本上都会被打,那段时间理发店都是哭哭啼啼的就很老火,小杨也在那个时间段不怎么来学校了,她已经学不进去东西了,那段时间她也不想回家,就老是在外面去混,跟着别人去酒吧跳舞,去商城买东西,然后也会跟比人打架。  小杨说,有个女孩子死活不愿意,她奶奶软磨硬抗都不管用,他们就找来两个男的就直接把她往死里打,然后其中一个男的觉得不解气,就直接把那个女孩子强奸了,还闹到了派出所一类的地方,但小杨还是没有勇气去帮别人说些什么, 她还是自己管着自己,后来她奶奶也是假装对别人很好,照顾别人一类的,让别人留下来,实际上是怕那个女孩子到处去说,这个时候其实当地一些比较有关系的人都会去他们家所谓的理发店,其实上她奶奶也不会很怕这些,来来去去的很多姑娘吧,都是被她奶奶骗着骗着上班,然后开始这样的工作,小杨有时候也会想,如果她正直一点,她勇敢一点,也许结果会不一样吧。  店里还有一个叫小优的女孩子,也是读过几天书就出来上班了,到了小杨的理发店,他们都很喜欢这个女孩子,干干净净,眼睛大大的像洋娃娃,虽然穿着很土气,但是气质还是掩盖不了的,好多男的来了就会去点她,她当时也是处于不敢反抗吧,然后就随了别人的愿,后来这个女孩子又抽烟,喝酒,吸毒样样都沾,都是被这些男的骗到去玩,去耍 ,自己心智又不太成熟,就导致变成这样的人。  小杨的奶奶现在已经死了,被汽车撞死的,她想念奶奶对她的好,又无法忘记奶奶对她做的种种无理由,就像一场闹剧一样,慢慢的刻在她的心里面,那个理发店,多少女孩子一半的青春都留在里面,多少小杨见到的事情都深深的飘在她的身边,就因为她知道这样不行,知道这样是错误的,所以心里才会充满罪恶感,如今她将奶奶的死看做是一种惩罚,但是她心里承受的伤痛,可能无法被治愈。  我们有些时候看似开心,实际上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小杨因为骗别人而充满的罪恶感将伴随她这一辈子都无法被消除,而那些自甘堕落的女孩子,也不会有很好的结果,始终命运都会让你在某一刻付出该有的代价!
小刚家的事(二)小刚的爸爸
分类: 故事专区
简介:我的朋友,小刚,如今是一名挖掘机工人,他在我的人生中,扮演者很多角色,有时候他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大哥哥,有时候,他是令我讨厌的混蛋,有的时候他是个暖心的乐于助人的好兄弟,至今我们都还保持着联系,他关注着我的微博,关注着我的博客,关注着我的一切动态,在我的朋友圈下面,总是会出现他的身影,上次我写小刚家的事(一)的时候,也是经过了他的同意,他开玩笑的说其实我可以用他的原名的,因为他说他可以给他女朋友看这些,给他未来的孩子看这些, 当然我也只是笑一笑而已,因为实际上小刚也差不多是你的原名了,况且,你现在还是没有女朋友!但是我今天要说的这件事情呢,是属于小刚经历过的事情,也跟他爸爸有关,小刚家里不太富裕,但他的成绩挺不错的,经常在考试的时候拿双百分,一般情况下,都是他来辅道我写点作业,他比其他人年龄更大一点,我奶奶很喜欢小刚,每次他来我们家,都会给他削水果吃,小刚的奶奶,对我也不错,我们当时所在的农村地方比较小,但是不偏僻,有些时候,我经常去他家玩,实际上我不太喜欢往小刚的家里走,因为去他那边,会路过一个比较长的坟墓群,这个坟墓群,我们以后再说,似乎跟小刚身边的大部分事情,好像都有灵异的点存在,忽大忽小,也可能是我身体虚弱的原因吧!也是在周六的早晨吧,我还是去小刚家了,这次去找他一起写作业,但是我刚进门,就听到他的爸爸妈妈在吵架,当时声音都很大,我其实在路过坟墓群的时候,就听到了他们的争吵,好像是因为小刚的奶奶生病了,他的爸爸妈妈刚好要去外地打工,但是家里也没啥人照顾,妈妈非要跟着去,爸爸不准,而发生的争吵,我到了小刚家后,就和他一起上楼去写作业了,然后他爸爸妈妈就在下面吵架,我们写了很多作业,下面的争吵似乎没有要停止的意思,小刚的爸爸是脾气很暴躁的人,暴躁起来是要打人的那种,当时呢,由于争吵一直没有停止,这时候我们都已经写完作业了,就开始玩游戏,当时的游戏机是小霸王学习机,我记得我们当天玩的是赤色要塞这一款游戏,玩的很开心,发出了很大的笑声,下面又在吵架,结果也不知道怎么的,他爸爸就直接从楼下上来了,一下子就走到小刚身边,抓起他就往墙角推,当时小刚的耳朵就摩擦出了血迹,小刚和我都懵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然后他妈妈就来抱着他爸爸,让他爸爸不要打,他爸爸还是一脚踹开妈妈,接着把气都撒在小刚身上,一拳一拳的重重打在小刚的身上,揪着他的头发,往墙壁上碰,房子里面竟是女人的哭声,男孩的惨叫和凶猛的野兽的咆哮声,他的爸爸边打他边骂:“你这个野种”“你这个贱货”听得我十分的害怕,我当时候握着游戏手柄愣在原地,也跟着喊不要打了,那天我也在哭,因为我被吓得不轻,我当时感觉小刚可能会被他爸爸打死了,然后我就哭着跑出去,找到了另外一家人,叫他们上去看看,我就说:“叔叔要杀人了,你们快去救人”,后来在邻居的劝说之下,停止了这场战斗,外面下起了很大的雨,噼里啪啦,仿佛雨滴也在讨论刚才的斗争,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周围的邻居捂嘴的捂嘴,劝说的劝说,不过小刚好像一直趴在地上起不来,他的妈妈在他身边一直哭,后来他告诉我,他爸爸经常这样,只是这次比较严重而已,他习惯了,说没关系的,夏天的时候,我们去外面的池塘游泳,去河里抓泥鳅,去捅螃蟹洞,小刚从来不撩起衣袖子,不脱上衣,可能他是怕我们看到,他满身的伤吧,当然,有一次我依然记得小刚换掉身上的衣服,身上全是贴的药膏,还有他妈妈给他涂的蓝药(蓝药:一种止疼消肿的药水,农村很常见的偏方药)为之一惊,也挺同情他的,他爸爸经常酗酒,动不动打人,后来听村里的人说,他爸爸在外面找了另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是白塔村的,小刚的妈妈知道这些事情,久而久之也不说了,也不反抗,小刚告诉我,他爸爸以前也会带那个阿姨回来,当着他妈妈的面吃饭,还让小刚妈妈给他们做饭,小刚其实很恨他爸爸,但是他妈妈总是告诉他,这个毕竟是你爸爸,怎么样都是你的爸爸,他妈妈太不希望这个家散掉,后来呢,小刚也就慢慢习惯了他爸爸这种粗暴的家庭生活方式,我们用现在的眼光分析一下,会有很多感触,农村真的是一个没有办法置身事外的地方,小刚的妈妈何尝不想脱离困境,但是碍于周围的人会将他们说,离婚了没有好下场,那个时候,如果离婚了,女人也会很惨,况且这个家庭还有了孩子,一般来讲,女人都选择忍忍就过了!虽然这些过错,都在这个男人身上,但是小刚是无辜和无奈的,他每次经受这些毒打,已经习以为常,而他每天总是笑嘻嘻的,开开心心的,或许他的成长阶段上面全是碎砖烂瓦,而他是夹缝里面的树苗吧!小刚告诉我,他的爸爸很早就和那个女的认识,实际上,在他以前放学的时候,有几次还是这个阿姨来接的他,然后他们三个一起去到饭馆吃饭,那段时间小刚并不知道是他爸爸重新找了一个女的,直到有一次吃完饭后,小刚的妈妈问他们去哪里了,小刚的爸爸就说他们去看了舅舅一类的话,小刚知道爸爸说谎,也知道,其实这个女人就是小三了,但是没有勇气拆穿,也许是因为他不能说,也许是因为他怕妈妈受到伤害,这种感觉很无奈,他一方面承担着不该有的担心与恐慌,另一方面还要承担内心里家里不公平对妈妈造成的伤害!其实那一次过后,小刚也鼓起来比较大的勇气,他说他应该站出来,保护妈妈,让妈妈免于伤害,每次吵架,小刚也会说话,也会帮着妈妈吵,但是每次都是挨打,挨骂,所以小刚的性格有点社会的感觉,不过他的人挺好的!小刚成绩一直不错,但是家里的变故让他辞去了学业,出门打工,毫无背景,一个人只身到成都市区打工,他的爸爸现在和他的妈妈已经离婚了,他妈妈没有再结婚,也没有找另一个男人,他的爸爸现在和白塔村的那个女的在一起,现在一起在深圳打工,小刚的亲戚对他们也不好,基本上无沟通,无串门,他们娘俩和奶奶一起住在拆迁分配的房子里面,很小的平方,现在小刚是一名挖掘机技术工人,接点小活儿,我每次看到他,他都是笑嘻嘻的,满头大汗,满身的泥巴,嘴里嚼着槟榔,抽着烟,似乎某种意义上,他已经忘记了一切伤害,小刚不知道他父母的感情是真是假,但是他一直都觉得是他爸爸的错造成了这一切,明目张胆的背叛,毫不留情的毒打,让本来充实的家庭,变的如此的异常!村里的人从来都不说他爸爸有任何问题,都说小刚和他妈妈有问题,说他爸爸辛苦赚钱,养家,说他妈妈不知道节约,本来是他爸爸出去偷人,最后在村里传开了说是他妈妈在偷人,我想写这一篇文很长时间了,但我没有勇气让小刚再次读到关于他的事情,我思索了很久,打了电话给他,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给我打招呼,还是耐心听我讲完,还是说:“没关系,都行” 这几个字常常出现在他的口中,似乎他一点也不在意,似乎他已经有了最好的方向,似乎永远充满阳光,永远充满真实的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我们祝福小刚会有很好的未来,祝福他的家庭会越来越好,努力的人,美好还是站在你这里的!推荐你看:小刚家的事(一)https://www.t223.top/index.php/archives/23/
博客主页 小鹿生活志 分享、阅读、积累 百度统计
蜀ICP备2022014157号-1 本站已运行 222 天 19 小时 26 分 自豪地使用 Typecho 建站,并搭配 MyDiary 主题 Copyright © 2022 ~ 2022. 小鹿生活志 All rights reserved.
历史足迹
分类目录
  • 日常随笔
  • 转载文章
  • 工作小记
  • 游戏人生
  • 故事专区
  • 相册